新闻中心

首页/新闻中心/鼎创动态/2022,本土主题乐园的存在感越来越强

2022,本土主题乐园的存在感越来越强

发布时间:2022-04-12 点击量:1568


2022,本土主题乐园的存在感越来越强

划重点

淘汰和转型,对整个产业发展是有利无害的。


来源 | 赢商文旅(ID:yswl2022)

作者 | 金子陵

头图来源 | 视觉中国



北京环球度假区的建立和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的持续成功,促使中国朝着全球主题乐园领先地位迈进,但不可忽视的是,在两大巨头之外,更多本土乐园经营者,也在努力耕耘中,形成了自己的号召力。


《2021中国主题公园竞争力评价报告》显示,2021年度综合实力位列全国前十名的主题公园,除上海迪士尼乐园外,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北京欢乐谷、广州长隆欢乐世界、郑州方特欢乐世界、上海海昌海洋公园等本土主题乐园也位列其中。





提质与扩容,挖掘市场潜力



根据AECOM统计,2021-2025年中国有约80个乐园计划开业,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是国际IP落子中国首选,二三线城市成为本土品牌的热门选择,尤其是长三角、大湾区等大都市圈内的二三线城市,未来五年将成为下一批主题娱乐的投资风口。


现阶段,一线城市的主题乐园格局已基本确定,在二、三线乃至更低线城市的竞争中,本土的华侨城和华强方特是目前发展势头较好的两个选手。


和环球、迪士尼、默林娱乐等“主题公园+IP+酒店”模式不同的是,华侨城走的是“主题公园+文化旅游+地产”模式,华强方特则是“主题公园+IP+数字影视”



 北京欢乐谷



以华侨城集团的欢乐谷为例,2021年上半年,九家欢乐谷整体接待游客771万人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6%,营业收入较2019年同期增长29%,门票收入较2019年同期增长16%,二消收入较2019年同期增长30%。


作为一座“老少通吃的乐园”,欢乐谷性价比较高,作为本土品牌,自主性也更强。欢乐谷的品牌之所以经久不衰,很大程度上源于其“上新”和“造节”的能力,也就是在内容和业态等方面进行持续更新。


欢乐谷一直以来坚持打造“玩不完的欢乐谷,建不完的欢乐谷”,遵循“常看常新、常玩常新”的发展理念。2021年,北京、重庆和天津三地欢乐谷陆续上线包括天光夜谭、超级飞侠训练营和天空之城三大全新区域,不断为游客带来新鲜体验。


强大的优惠力度和丰富节庆活动,也为欢乐谷留下来很多回头客。比如,2021年的华侨城文化旅游节从6月持续至10月,搭配畅玩卡、尊享卡、超值特惠年卡等优惠,500余场主题活动、500多项文化旅游产品,串联城市度假季、电音狂欢季、康养休闲季、国风艺术季、美食潮玩季五大专题季活动。



 华强方特官网截图:全国项目布局



同样作为本土主题乐园巨头的华强方特,依托其旗下国民IP《熊出没》的持续热度,保持着扩张态势。“得下沉市场者得天下”,与华侨城欢乐谷深耕一、二线城市的策略不同,华强方特瞄准的是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广阔市场。


2007年,华强方特的首家主题乐园芜湖方特欢乐世界开门迎客,就此开启了华强方特在国内主题公园领域的布局,从2015年到2019年,华强方特旗下主题乐园游客量从2309万人升至5039万人连续4年蝉联全球五强


目前,华强方特已在全国二十余座城市布局30余座方特主题乐园,拓展出方特欢乐世界、方特梦幻王国、方特东方神画、方特水上乐园、方特东盟神画、方特丝路神画、方特国色春秋、方特东方欲晓等品牌。


多年来,华强方特的商业模式也并非一成不变。在芜湖方特欢乐世界之时,凭借政府优惠的地价,华强方特走的还是传统的“主题乐园+房地产”的路子。


之后,华强方特打造出了热门IP内容《熊出没》,便开始弱化房地产开发业务,转向主题乐园的轻资产模式,比如,依靠地方政府等投资,华强方特只需输出品牌、设计,进行开发建设和后期经营管理,以加快盈利和扩张的速度。目前,华强方特正在建设或规划中的超过20座主题公园大多为合作,华强方特自身对主题公园的持股比例缩小至0.72%到49%之间。


虽然,从IP到乐园模式,华强方特在一定程度上模仿了迪士尼,但他们更希望以“文化+科技”为核心,讲好中国故事。


2021年,芜湖方特旅游区入选第一批国家级夜间文化和旅游消费集聚区名单;以赣州和宁波为起点,“方特东方欲晓”成为国内首个红色文化主题公园品牌,率先将红色文化引入高科技主题公园领域




“专一”之困,出售资产求生



与主题乐园同行们相比,海昌海洋公园大连圣亚的业务更加“专注”,主要走“主题公园+海洋产业”道路。但在这个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代,只专注于某一领域,也就意味着业务单一、抗风险能力较低。


2002年,海昌的第一个主题乐园大连老虎滩海洋公园极地馆正式开业,后续在全国积极扩张,截至2021年已在大连、青岛、天津、烟台等地布局11个项目,占地面积240万平方米,水体总量超20万立方米,动物保有量超14万只。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海昌海洋公园的有息负债快速增长,财务费用率从2018年的15.3%升至2020年的49.5%,疫情的突然袭击更是让其业绩压力倍增。


海昌董事局主席王旭光曾坦言:“像海昌海洋公园这种商业运营模式,有非常高的经营门槛,我们有85%的成本,无论公园开不开门、有没有游客都要发生,这是我们行业的特点。”


2021年,公司与MBK Partners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拟以65.3亿元的交易对价,出售旗下武汉、天津、青岛及成都共4个已建成的海洋公园100%股权,及郑州海洋公园66%股权,并计划用交易完成后收到的现金偿还融资性贷款以及升级扩建公园。


这一“卖子求生”的行为的确让其暂时摆脱危机,3月9日,海昌海洋公园发布正面盈利预告,预期2021财政年度将录得净利润不少于人民币8.30亿元,而2020年公司净亏损约为人民币14.785亿元。盈利公告发出次日,其股价盘中涨幅高达15.25%,创下3.4港元的新高。


加上海昌对外宣称将大刀阔斧向轻资产转型,签署一系列管理输出合作服务协议,同时,致力于所有园区的二次消费提升,提高园区的非门票收入,其正在走出困境的道路上迈出实质性的脚步。



 大连圣亚公众号截图



相比海昌海洋公园,大连圣亚(*ST圣亚)的处境则更加尴尬。2020年,大连圣亚受疫情冲击,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下滑,公司通过出售52只企鹅增收,刚好跨过了触发退市风险警示情形中规定的主营业务收入1亿元的“红线”。


此举引起轩然大波,“真卖还是假卖”的疑问也为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蒙上了一层阴影。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随着退市新规2021年开始实施,大连圣亚成首例监管强制认定的*ST公司


根据*ST圣亚今年2月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其2021年又销售了114只企鹅,销售金额合计约4886万元。其中34只被算作生产类企鹅销售,销售收入计入资产处置收益,共计1452万元;80只算作消耗类企鹅销售,销售收入计入营业收入,共计3434万元。


其公告称,随着新冠疫情的缓解,公司2021年的景区门票及年卡收入较2020年有较大幅度上升,预计2021年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后的营业收入约为1.7亿元,若这个数字能实现,*ST圣亚2021年才能暂时避免退市风险警示。


前有“大白鲸计划”搁浅,后有退市风险,大连圣亚未来的路不好走。



 长隆度假区



攻与守之间,核心问题待解



在亚太地区,2020年前20家主题公园的游客人数总共下降了58%。在中国,虽然游客数量也在短期内受挫,但在此期间却增加了约20个主题公园,比较受瞩目的包括北京环球度假区、香港海洋公园的新水上乐园、华侨城和方特旗下的新乐园以及长隆欢乐世界的扩建升级。


长隆的“主题公园+马戏+酒店+地产”模式所取得的成功,一直是业内人士津津乐道的典型,很多人也希望长隆能够“走出广东”,但长隆对此却持谨慎态度。


细想之下,倒也不难理解。珠三角本身有很强的区域性,长隆的成功,与其所在区域的地产市场环境、消费市场和交通条件等因素都密切相关。与其冒险走出去,还不如只做广东一地的龙头。


从更大的层面上看,中国正处于加快城市化和新一轮城市更新同时进行的过程中。随着城市功能的重新定位和产业升级,单体主题公园开发项目减少,产业链的延长和多业态的组合成为主流,对开发商的市场洞察和落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此过程中,淘汰和转型,对整个产业发展是有利无害的。


很多主题乐园都想学迪士尼,但只学到了皮毛,没学到精髓。引入IP不能让主题乐园一劳永逸,市场上使用了IP但却依然无人问津的项目大有人在。只有选择市场真正需要的IP并科学运用,打造出优质的差异化产品,为游客提供安全、舒适、有沉浸感的美好环境,并在运营上不断推陈出新,才能发挥出IP对主题乐园的最大价值。


本文标签: 本土主题乐园

推荐新闻 更多+